樓不知君 ↑↓AB→AA←

头像绘師(未经确认):
蒋斯珈 http://seega.lofter.com
+
葛诗美 http://geshimei.lofter.com

㊟ The Following You Must Notice:
§ 所有资源 不允转出Lofter § │ § 低调原则 敬请共同恪守 §

RL. , Reloft someone's post which did not written by myself .

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

自由,人 (1977 — )

【唐无寻×杨饮风】闻说 01(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写了这个= =b)



RL.


南淮期:

  记个脑洞,为大基三著名的一对基友开个坑╮(╯_╰)╭当然还是存个档(谁知道神马时候填坑啊,望天……)

  (主角应该不用介绍了吧,不认识的通通飞到龙门客栈和门口桌子上喝酒的杨饮风小哥聊一聊,再进客栈里面和一楼二楼的唐无寻、叶姑娘、柳妹纸神马的聊一聊,你会发现……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O(∩_∩)O~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01  私奔

  自打十五岁离家之后,唐无寻这十多年来只回过两次唐家堡,一次是为了枫华谷之战,另一次则是为了唐小婉。

  唐家人天生护短,哪怕把天捅个窟窿,当面你也只能赞他捅得好捅得妙,不然你就等着被三天两头的暗器毒药伺候吧!开玩笑,唐家堡做事怎会有错?要有错,那一定是你活腻味了,需要点刺激来丰富一下业余生活。

  更何况,这次闯了祸的还是唐小婉,唐家年轻一代捧在手心里疼宠的小妹子,估计除了她亲爹,唐家堡上上下下就没人把逃婚私奔什么的真当回事。

  不就是柳惊涛么?不就是个霸刀山庄么?自家妹子看不上眼,那必定是对方人丑山穷先天不足,不好好反省自己,还有脸上门来纠缠,真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!

  门主大约也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,居然要求唐家子弟去把婉儿抓回来……目前看来,除了莫名抽了的二弟特别鸡血以外,剩下稍微正常点的都在消极怠工,要不然就凭叶凡那瓜娃子,在拖着自家妹子的情况下,再怎么也走不出唐家堡三里地去,当真唐门的机关暗器都是在玩假的么!

  叶凡……

  在唐无寻的记忆里,传说中这个拐带了自家妹子的青年还是十多年前的模样,那是他离家前的最后一年,二弟拖着婉儿妹子出门随便溜达了一圈,归堡时顺手牵回来个粉雕玉琢的娃儿,当然,那是在叶凡洗白白之后,瞬间就是泥猴变瓷娃娃的现场版,冲击力不可谓之不大,唐无寻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,大半也要归功于此。

  青梅竹马,不是成就佳偶,便是造就冤家,曾经玩在一处的三个人,唐小婉成了佳偶,唐无乐却变了冤家,在得知这俩私奔的第一时间,唐家小霸王连个招呼也没顾上打就追了出去,大有不拆鸳鸯誓不回的架势。

  听着自家老爹滔滔不绝的抱怨,唐无寻后悔了,他现在深刻怀疑自己回来就是个错误,这哪是让他棒打鸳鸯,这明明就是骗他逮唐无乐回家,毕竟以他二弟的行为,与其说是追兵,还不如说是跟踪偷窥狂,再放任下去,唐家堡的脸都要给丢光了。

  被念得耳朵生茧的情况下,最好的应对就是服从,唐无寻几乎逃难般地从家里撤离,又在成都花天酒地厮混了一阵,这才一路磨磨蹭蹭勾勾搭搭地向藏剑山庄进发。

  苏杭之地,江南水乡,君子如玉,美人如花,对贪花好色之名享誉巴蜀的毒公子来说,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地界了。

  你说乐不思蜀?如果可以选择,唐无寻真心想死在这儿算了,至于蜀中唐门,那是什么东西,能吃吗?叶凡和唐小婉?没瞧见啊!唐无乐?他躲着到哪找……找……找……

  我去!望着西湖边上迎面而来的和尚,唐无寻忧郁了:二弟啊二弟,这样你都能撞哥手上,点背到这个境界,让哥说你点什么好?

  显然和尚也认出了唐无寻,愣了一下调头就跑,浮光掠影接飞鸢泛月一气呵成,机关翼“哗啦”一张就窜上了天,动作流畅娴熟,一看就是训练有素。

  ……跑?

  冷笑一声,唐无寻慢悠悠地架起机弩,抬手就是一下,精钢长箭将机关翼连接处击了个粉碎,顿时那散了架的大风筝就带着和尚摇摇晃晃地一头倒栽下来了。

  好整以暇地瞧着人摔了个四仰八叉,唐无寻这才笑眯眯地晃过去,满心满眼的幸灾乐祸:

  “哎呀大师,怎么如此不小心呢?身为出家人,用我唐家堡的机关,风险还是挺大的,你说是吧?”

  “……我不回去。”

  “大师这是打算回少林呢,还是回唐家堡?”

  “不带回婉儿,我哪儿都不去!”

  “乖,听话,你可以选择是自己跟我回去,还是我把你绑回去,说真的,第二种太麻烦了,还是建议你不要选。”

  “你!”

  吵也吵不过,打也打不过,点背的唐无乐顿时气急:“我的事你少管!”

  “怎么着,翅膀硬了哈?”唐无寻眯了眯眼,“成,那哥就去把婉儿带回来,说吧,他俩在哪?”

  “不知……你,你竟然下毒!”

  唐无乐一脸的难以置信,不过他也没时间震惊太久,毒公子出品的迷药,惯来质量有保证。

  “唉,小无乐啊小无乐,跟你说过多少遍,虽然看起来不像,可哥还是唐家的人,你怎么就记不住呢?”

  看着眼前“噗咚”一声五体投地的某人,唐无寻摇头晃脑状似感慨了一阵,这才侧头看向旁边杵着的小沙弥,桃花眼一勾,笑得风流极了:“你说是吧,小唐浅?”

  “要得。”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唐浅小朋友只忏悔了一秒钟就把自家主子卖了,“叶凡那个傻绰绰的和二小姐就藏在灵隐寺里嘛,真招二少爷正准备装神转去里头找人嘞。”

  “很好,这事我接手了,现在你只要去雇辆马车,把你家少爷稳稳妥妥地送回堡里就成,明白了吗?”

  “醒活老,大少爷放心撒!”

 

  夜深露重,风冷秋寒。

  生生趴在灵隐寺房檐上两个多时辰的唐无寻终于迟钝地意识到,自己貌似……被耍了?

  就说唐浅那个小兔崽子这次怎么如此乖巧,感情是设好了套等着爷往里钻啊!

  真好,真忠心!

  嘴角上扬,唐无寻被夜风吹僵了的脸上硬扯出一个阴恻恻的冷笑:我亲爱的二弟,这笔账哥记下了哦!至于小唐浅嘛……哼哼!

  他唐无寻从不与人结仇,一般有什么仇他当场就报了,不过,偶尔来个长期作战,他也没什么意见。

  心里把这对主仆吊起来抽打了八百来遍,唐无寻还是觉得不爽,大半夜蹲房顶上喝西北风,自己真是傻透了!不行,这么糟糕的心情,必须发泄!

  郁闷的唐无寻当即中断了浮光掠影,隐匿的身形渐渐在夜色中清晰起来,下一刻他就打算大张机关翼直冲而下扰人清梦,不把这搅得鸡飞狗跳,他岂不是白来了一场?

  既然爷不舒坦了,那灵隐寺的大小秃驴,活该你们就陪着爷一起不舒坦吧!

  刚想站起来,脚下无人的院落忽然有了动静,墙边角门“吱嘎”一响,从外面拉拉扯扯进来了两人,借着深秋还算明亮的月色,可以看出那是一对儿年轻男女。

  可惜了,鸳鸯是鸳鸯,却不是自家那对私奔在外的。

  唐无寻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,想着打扰人谈情说爱那得被驴踢,这种缺德事还是少干为妙,要不是底下女子的一声怒咤,他也就难得自觉一下撤离了,不过这当口……八卦就在眼前,人嘛,还是需要有点娱乐精神的!

  “杨,饮,风!你竟然要成亲了?!”

  女子高八度的惊叫穿透耳膜,直惊起林间夜鸟无数,就连唐无寻也差点没站住脚给她从瓦檐上震下来,心有余悸地摸了把鼻子,暗道女人果然是神奇的生物,日后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。

  尤其……是藏剑山庄的,不论是男是女,都是一圈儿不省事的祸害!

  好吧,忘了说,眼前这对小鸳鸯还真当得起佳偶天成四字,男俊女美,风姿卓然,一看都是世家养成的气质风范,男子一身青衫广袖,什么来头暂时还不好说,不过女子那套闪瞎人眼的金色衣裙配饰,再加上身后怎么看都会卡着门的重剑,一瞧都是藏剑山庄出品,人傻钱多,别无分号。

  “卿卿,此事非我本意。”显然那叫杨饮风的俊秀青年也被这一声震得不轻,微微蹙了眉,他试图安抚眼前火冒三丈趋近暴走的藏剑妹子,“这桩婚事乃是两家长辈一力促成,我和柳姑娘都是插不得口的。”

  “这我不管!”藏剑妹子一跺脚,硬生生打断了杨饮风的剖白,“我就问你一句,你到底要不要跟那个柳无眉成亲?”

  “我们两家有婚约……”

  “你喜欢她?还是她死活非要嫁你?”

  “卿卿!”杨饮风断然喝止了藏剑妹子的揣测,双颊竟是染上了点薄红,“我和柳姑娘至今未识,何来情爱之说?你莫要坏人清誉。”

  一听这话那妹子果断来劲了,攒着青年的袖子,她目光盈盈,笑意浅浅,倒是直接改走了柔情攻势:“饮风哥哥,我们从小一块长大,你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?既然你无心于柳姑娘,又怎好就这么糊弄着成亲耽误人一生?我自然见不得你犯难,总是要帮你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我们私奔吧!”

  哎呀,这么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的告白,他都要被打动了!唐无寻趴屋顶上装模作样地擦了两把那根本不存在的泪水,继续兴高采烈地围观底下正在进行的经典狗血小言剧。

  可惜的是,还偏偏就有人不解风情,杨饮风闻言大惊:“这怎么可以!卿卿,我惯来待你如同亲妹,断不能坏了你声名!”

  藏剑妹子的脸顿时黑了,房檐上的唐无寻差点没笑抽过去,真真落花空有意,流水自无情,偏这流水还对着落花纳闷,你没事摔我身上弄疼了咋办?真是——悲剧啊!

  好在青梅竹马的最大优势就在知根知底,被打击着打击着也就成了习惯,尽管面色已经黑如锅底,叶卿卿还是咬牙挤出了一个笑容:“好吧,当我没说,时候也不早了,我们先回去再说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

  杨饮风点头,脸上更带着些许“早该如此”的解脱,他先行走到了角门边开锁,就在专心致志低头忙活的当儿,身后藏剑妹子悄无声息地举起重剑,再“砰”的一下砸在他后颈上,倒霉催的杨饮风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晕厥倒地,干脆利落,丝毫不见拖泥带水。

  ……这么个砸法,怕是脖子要断了吧……

  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脑袋,唐无寻只觉后颈生寒,下面藏剑妹子相当淡定地将重剑收好,蹲下身瞧着杨饮风倒地的扭曲造型,无辜叹气:

  “每次都得逼着我来这招,饮风哥哥,你说这是何苦呢?”

 

评论
热度(1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