樓不知君 ↑↓AB→AA←

头像绘師(未经确认):
蒋斯珈 http://seega.lofter.com
+
葛诗美 http://geshimei.lofter.com

㊟ The Following You Must Notice:
§ 所有资源 不允转出Lofter § │ § 低调原则 敬请共同恪守 §

RL. , Reloft someone's post which did not written by myself .

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 ♠♠

自由,人 (1977 — )

《我从来没有松开爱人的手。 》 / 伉俪

RL .


肉菜包菜肉:

《我从来没有松开爱人的手。 》 / 伉俪



*假装它是2000日贺文系列

*没错迟到大王是我,

*假现实,真平淡




_

!

START

!

_









  • @一辈子




  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

  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    ——《李之仪 卜算子》





  虽然他俩是心甘情愿的为彼此而弯,但林在范骨子底仍是个直男,而且情商堪比练习室外的那根电线杆,这点朴珍荣是知道的。

  他从来不期待烛光晚餐、或是你追我跑的浪漫追逐,甚至各种纪念日都是看饭们的留言才知道的。


  他们似乎都缺乏了浪漫因子,却又同时拥有土象星座的沉稳与认真。

  比起那些言过于实的华丽文藻,他们更愿意一同看场沉闷的电影,或是你我各自窝在一角的阅读。



  NO JAM.

  YES,MAYBE YOU WILL SAY THAT.

  BUT  IT'S US.


  适合长情。



  “我和珍荣是死后墓碑都要并排的关系。”

  朴珍荣知道,林在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带着开玩笑的意味,却一点也不减自己胸膛里那快震出来的心跳。


  如何进行与摩羯男子的爱恋?

  把你的真心给他,等他,陪伴他。

  他必将不负你。










  • @勇敢



  当他向你走来

  你看见了他眼底的光

  你懂了

  从今而后,你再也拿他没办法

  所有穿凿附会的理由都是为了注解爱

  爱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

    ——《鲸向海》





  朴珍荣很少哭,林在范不过见过那么几次。


  当年比赛得了第一时,在舞台上开心蹦跳领奖的孩子,道别前5分钟竟抱着自己嚎啕大哭,边把鼻涕往自己身上蹭,含糊不清地说:(真的太谢谢你了,在范哥。)


  JJP第一次站上电视舞台,放送时通知了全家大小看生放,还沾沾自喜地说:“我帅吧?”的小毛头。

  当晚林在范却在浴室外边,听见对方隐忍,却止不住地抽噎哭声。


  两人被通知重回当练习生当晚,在练习室练到全身无力,非要自己扛着他回去,却在路途中又把眼泪鼻涕沾在自己后背的倔强弟弟。


  自己受伤住院当晚,在病床旁用红通通的双眼看着自己的朴珍荣。还有得知林在范不能一同参加演唱会,在自己怀里怎么擦也擦不尽的眼泪珠子。


  GOT7三大台初一位,在舞台上稳重地感谢完父母,没有忘记谢谢鸟宝宝们的队内妈妈,在完成最后一个MPD镜头后,窝在舞台角落哭成泪人儿的,他一个人的忙内。



  自己亲眼见过的不算少,而旁人见过的大概十根手指数的出来。


  说起来朴珍荣演戏哭的次数远大于实际上的数量。

  还是挺好的,至少他还有个地方发泄。



  还是JUNIOR时的朴珍荣,哭的时候特别豪迈,完全不顾形象地,放任鼻涕眼泪一次性流下。

  那是林在范第一次见识什么叫毫无章法的放声大哭。

  他牺牲了好几件宝贝T-SHIRT,就为了帮那孩子擦擦鼻涕。


  然后哭得心满意足的人儿,顶着红通通的双眼和鼻头,用那万年不变好听的小奶音说:(我没事了,哥。)

  林在范常常看着对方大起大落的滑稽表情笑出来,他摸摸对方的发,回答:(嗯,没事的。)


  然后后来的朴珍荣不太哭泣,逐渐变得内敛且成熟。

  林在范很难将他与当初那名抱着自己痛哭的孩子联想到一块。


  只是等到朴珍荣哭完,当自己递水给对方时,对方亮晶晶的双眼才又让林在范确定,那是他的朴珍荣没错。



  他们不像从前,对未来怀抱着美好的憧憬。

  他们明白,虽然舞台光鲜亮丽,但有些苦有些黑暗只能自己承担。


  他们可以在镜头面前暧昧、却不能在现实中牵着手走在大街。


  自己不再是生气时就大吼大叫的林暴躁。

  珍荣也不再是在镜头前嘻嘻哈哈的JUNIOR.


  一路走来,看过太多事与愿违。

  有些改变是无可奈何,

  有些无情的成长是必由之路。


  但在林在范心里,朴珍荣永远是自己舍得拿最珍贵的衣服替他擦眼泪的孩子。
















  • @弯路




  一到夜晚,我就要回家。

  失去你会迷路,这是另一种夜盲

    ——《林婉瑜 不是约好》




  其实两人发现自己的心意时还是惶恐的,毕竟男男恋在韩国社会还是个不透明的话题,不管是在当时,还是现在。


  他们是艺人、是公众人物。


  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梦想,更带着家人的期许。

  谁也舍不得让深爱自己的人失望,也不敢让自己深爱的人失望。


  他们有默契地提出应该分开一段时间。



  朴珍荣去了美国。

  林在范回了家乡。




  --那是他们两人分别最长的一段时间。


  一个礼拜、

  七天、

  一百六十八个小时。



  他们仿佛缺少了一部分的自己


  就像近视的人忘记戴眼镜,

  不管到哪里都模糊不清,

  只能眯着眼默默地探索。


  生疏且不便。



  林在范在望着家乡的星空时想起朴珍荣闪闪发亮的双眼。

  朴珍荣在不习惯的美式餐厅发现林在范钟情的草莓奶昔。


  情感究竟是随着距离的加大而成正比还是反比呢?

  真的有人因为距离遥远而分离的吗?


  他们只知道,对彼此思念以等倍级数日以继夜的膨胀。






  那是少数几次,人类林在范感谢身为艺人的林在范,表演证让他能找到最近一班的起飞航班搭乘。


  在飞机狭小的座位上,他才终于感觉到,自己正在一点点的复原。

  那空荡荡的心脏,正随着与朴珍荣缩短的距离而渐渐充实


  不顾抵达时是凌晨,他拨通了朴珍荣在美国的联络电话,那串自己早已背熟、每天期待出现在自己萤幕的电话号码。


  (哥?)

  朴珍荣的背景音有点吵杂,

  林在范直接了当的开口:(你住哪?)


  (嗯?)

  (我在美国机场,等等寄宿家庭地址发给我。)


  林在范说的坦荡又理所当然,仿佛他们一直保有紧密的联系。


  朴珍荣那边忽然传来急促的呼吸声,林在范没来得及开口,朴珍荣急迫的开口:(你待着别动。)

  只留了五个字,便挂上电话。

  林在范有些愣住,随即扬起笑容。




  不到半小时,朴珍荣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
  (哥……)

  林在范看着朴珍荣拉着与自己一对的行李箱,一步步向自己走来。


  (你怎么会在机场?)

  终于将人抱在怀里,经过方才的全力奔跑,朴珍荣还喘着气。

  (我本来想回韩国的。)朴珍荣回拥着自己,用他特有的温柔语调,告诉林在范。

  (突然回去?想我了?)

  林在范带着笑意,看起来一如往常淡然。

  但他必须用尽全力,才能遏止自己掐掐对方消瘦的脸颊,想问问朴珍荣怎么没照顾好自己疼入心肝里的宝贝。



  朴珍荣望着自己,红了眼眶。



  (太想你了………)



  林在范的心跳似乎跳的比眼前冲刺百米的人更为剧烈。



  肯定是那瞬间,

  给了林在范勇气的那个瞬间。



  他对朴珍荣说:

  (我们在一起吧。)

  (不管结果是好是坏,不管未来会不会分开,我们都在一起吧。)



  当初刻意的分开的决定仿佛是个笑话。

  他们绕了一大圈弯路,只是更急迫的想牵起对方的手。


  体内每个细胞都在叫嚣,捉住他!抓紧他!

  比以往任何一个瞬间都还要喧闹。


  没给朴珍荣回答的时间,林在范有把握不被拒绝。

  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了解彼此。


  他们在无人认识的机场里拥抱、落泪、接吻。


  绕了这么一个大弯,

  我们还在彼此身旁,

  真好。

















  • @岁月





夏天的炎热

让人有暑假很长的错觉

你的温柔

让我觉得活到180岁

都太短了一点

——《smallandsmall2016 _ IG》




  如果将岁月写成一首歌,林在范必定是最温柔缠绵的乐谱。

  如果将岁月画成一幅画,我俩必是最灿烂的斑斓。


  有时候朴珍荣会在睡前撑着头,什么也不做,就静静地看和周公下了七盘棋的他哥。


  睡姿不怎么优雅、

  表情也不怎么样美观。

  而那个时刻朴珍荣却异常觉得满足。


  五官的每个起伏、

  笑起来时嘴角会扬起多少弧度、

  那双狭长的双眼究竟能装多少深情,

  大概没有人比他更清楚。


  看了五年多的脸孔,看也看不腻。


 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与林在范相似。

  直到饭们那张假以乱真的林在荣,他才真的相信,人相处久了就会相似。

  不仅是外表,甚至连生活习惯都是。


  真的在一起太久了。

  很多事情变成一种习惯。


  点饭为林在范多点一份餐点。

  和空服人员要来的枕头会垫在对方腰后。

  替对方补满冰箱内的草莓牛奶。

  诸如此类的小事,朴珍荣却乐此不疲。


  有人说他们的感情太平淡。


  但朴珍荣想,那是因为他们最轰烈的青春都用来完成梦想。

  完成梦想后的青春,只剩下你。


  梦想有你。

  青春是你。

  我喜欢的事物有你。

  你囊括了我喜欢的事物。



  平淡没有不好,他们有漫漫余生可相伴。
















  • @雨后的麦田。




我懒的要命,

我想赖在这里,

爱你一辈子。

——《苏打绿 我赖你》





  北海道。

  特别美的一个地方。


  他们一同去过的国家很多,单独两人的旅行却很少。

  出发前成员们打趣的说道:(期待你们的蜜月宝宝。)


  林在范笑着将微红脸的朴珍荣揽进怀里,电梯门关上时在对方发稍落下一吻。


  怎么会是蜜月呢。

  他们都蜜了不知道多少年。




  两人在旅馆孜孜不倦着。

  有时候一个写歌、另个人读剧本。

  又有时候一个阅读、另个人就拿着相机到处拍照。


  累了就在对方腿上枕一会。

  偶尔谈到孩子们,便随着对方起伏的弧度笑出声。


  宁静而安好。



  他非常享受与朴珍荣相处的感觉。

  那是最贴近自己、最贴近自然的时刻。

  不用板起脸孔、不用讨好撒娇、不用害怕自己说错话。

  他可以在朴珍荣面前做最自然的林在范。



  他们也吵过架,

  偶尔是朴珍荣固执的倔强让他烦躁,

  偶尔是自己的不近人情惹怒了对方。



  朴珍荣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。

  就像粉丝们不守秩序时,他会掉头离去。


  他像只竖起尾巴的猫,时时警戒着你。

  你必须放软了姿态,耐心安抚,一遍又一遍的顺毛,告诉他你生气的理由。

  如果你成功了,他会软下姿态,用委屈又不太服气的眼神告诉你,他哪里做错了,但是你不应该对他这么凶。

  就像小猫用头蹭着你的手心,在你投降摸头时偷咬你一口。

  是有点疼,但代表它原谅你。


  吵架次数不多,他们都是彼此的软肋。

  弄痛了对方等同于划伤了自己。



  林在范说想当个善良的吹笛人,而他让朴珍荣做麦田里的守望者。

  (听起来像个拐卖小孩的诈骗组合?)朴珍荣忍着笑意对满脸真挚的林在范说。

  林在范惩罚似的咬上对方的脸颊,被压在身下的朴珍荣才连忙求饶,然而为时已晚。


  两人欢爱后在凌乱不堪的旅馆入睡,牢牢牵着的手代替了朴珍荣的回答。


  我们不会分开
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@像太阳一样闪耀




因为喜欢你。

所以不想错过你,

但如果要恋爱的话。

只是这样是不够的,

我还得必须好到你不想错过我才行。





  他喜欢朴珍荣听他说话时的专注神情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搞事时腹黑的小表情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急的时候蹦出的方言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低头时露出的后颈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被愿到无力招架时向自己看来的求救眼神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思考时会不由自主啃指甲的小动作。

  他喜欢朴珍荣笑起来的每一条折子。




  他喜欢林在范偶尔不刮的胡子渣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咬着吸管喝草莓牛奶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纵容自己为所欲为的宠腻眼神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吃东西时的满足神情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坐在房里和三只猫对话的场景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的高冷外表下的少女心。

  他喜欢林在范笑的时候蹦出的玉米牙。



  原来会闪闪发光的不是你,

  是我们的爱情。
















  • @我没有松开过爱人的手。



  向上是J

  向下是7

  拇指相勾是鸟。

  指尖相触是心。




  

我这一辈子

也许不那么勇敢

走过很多弯路,

还蹉跎岁月,

让许多歌

白白地随风而飘。

我很少像人们以为的那样。

但当我的心在雨后的麦田微笑,

像太阳一样闪耀,

我从来,从来没有

松开过我爱的那个人的手。


   —原文—《我没有松开过爱人的手 莫里斯‧卡雷姆》

   —译本—《你就这样几小时地听着雨声 胡小跃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_

!

END

!

_




第一次读这首诗的时候就决定写给伉俪了。


给儿子与儿婿:

你们可千万别松开彼此的手。

我们是要和你们走一辈子的啊。

做你们一辈子的亲妈。



有件事想问很久了

××_×_×是什么意思??

给我颗心好不好呀!


评论(1)
热度(133)
  1. 樓不知君 ↑↓AB→AA←肉菜包菜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RL . 肉菜包菜肉:
  2. Joy7ous_肉菜包菜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  「但朴珍荣想,那是因为他们最轰烈的青春都用来完成梦想。  完成梦想后的青春,只剩下你。  梦想有...